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女兒的援交(5)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編輯



『雪怡…』

輕撫秀髮,雪怡像受到誇獎的女孩,再度開始她勤快的口活,這一次她沒有重

覆剛才的舌拍龜頭,而是還原基本步,以最普遍的小女孩吃甜筒來舔,每口吃得饞

嘴肉緊,讓人覺得味道甜美,而目睹嫩紅色的舌苔一下下地舔著龜頭,視覺上更是

最佳享受

「舔~舔~舔~~舔~~~」

吃完甜筒,再吃冰棒,女兒饑不擇食,連鳥蛋也不放過,吃過飽飽來點餘興,

換成簫樂吹奏。右手提起莖身,右手擺成偷桃,把大半支玉簫納入小嘴,五根玉指

則輪流捏揉陰囊,並以指甲輕刮外皮,使人有如蟲咬,心癢難耐。

『太舒服了…』

「嗯……嗯……嗯……」

含住龜頭細心吞吐,開始的時候像是演奏會的開場曲,很慢很柔和,龜頭稜角

可以感受到唇邊柔軟。我陶醉於女兒的柔柔樂曲之上,幻想一對父女在園林裡翩翩

起舞,優哉遊哉,世間煩囂,一掃而空。

『雪怡…雪怡…』



腳海裡喃喃唸起女兒名字,回憶她的兒時趣事,十九年裡,雪怡帶給我的只有

喜無悲,也許今次的事對我和她都會帶來很大打擊,但作為她的父親即使遇上什麼

難關,都一定會盡力幫助她渡過。

『雪怡,為什麼妳要出賣肉體?為什麼妳要做援交?告訴爸爸好嗎?雪怡…』

女兒小時候跟我的感情十分好,爸爸前爸爸後,每天嚷著要跟我一起睡。後來

逐漸長大,有一天她突然說要獨個睡了,那時候的失落我至今仍沒有忘記。

將來某日,雪怡始終會出嫁,即使我多愛她亦沒可能永遠把她留在身邊,要眼

白白看到心愛的寶貝投進別個男人懷抱。父親是世界上唯一不能永遠擁有女兒的男

人,愛她就要放手,這可能是對世界上所有做爸爸的,最大的折磨。

女大不中留,很多人說子和女不一樣,兒子永遠是自己的,女兒嫁出就等同失

去了,但這是真的嗎?馬雪怡日後即使嫁到怎樣的人家,改作什麼的姓氏,她仍是

我的寶貝女兒,永遠不會改變。

「嗯嗯……嗯嗯……嗯嗯……」

這個溫馨時間我想了很多,雪怡吹樂的節奏亦轉了幾遍,看到雪怡頭顱迎著陰

莖長度前後俯仰,肉棒在小嘴消失出現,一種正在亂倫的犯罪感,加上對女兒的疼

惜,使我進入生理興奮的忘我境界。

『實在太舒服,這是我有生以來最舒服的一次…』

慢曲奏完,開始逐步提到第二樂章,炙熱口腔如逐漸注入電流的機械,成活塞

動作的前後抽動。

「嗯…嗯嗯…嗯嗯嗯嗯…」

『嗚!』

這個動作好比陰莖抽插陰戶,完全是做愛的翻版,不一樣的只是以嘴代屄,用

她的唇兒來操著我的肉棒。比真正陰道更強的,是女兒充份懂得控制口腔內肌肉力

度,使陰莖感覺正在插一個最緊的小屄,媲美真槍實彈的性愛體驗。

「嗯…嗯嗯…嗯嗯嗯嗯…」

『太舒服了!』

最令人激動的是這首樂曲彷有曲譜,節奏拿捏準繩,幾淺一深,幾深一淺的交

互進行,不急不躁,不瘟不火,吃得肉棒作響。到了第三樂章,由吹換成吸,一陣

黑洞旋渦般的吸力從嘴裡出現,龜頭頓感到壓力,看來雪怡是打算硬生生把精液都

強吸出來。

「嗦~~~~嗦~~~~~~」

『這太強了吧!』

這完全是另一種快感,吸啜的動作使口腔內再無半點空氣,陰莖緊緊貼在舌根

和上齶,擠壓程度好比處女屄般密不透風,酥麻中甚至有輕微痛楚。雪怡吸得十分

有勁,像吃日本湯麵的「嗦嗦」有聲,表情淫靡。

『雪怡的嘴好緊!』

忽然間,龜頭頂端傳來陣陣無比暢快,是馬眼!雪怡的香舌在吸的同時集中一

點狂舔馬眼,更同時更展開活塞運動,吸、舔、操三個動作一氣呵成,流暢靈活。

「嗦!嗦嗦!!嗦嗦嗦!!!」

頭部俯仰動作速度直線加速,澈骨銘心的快感使我沈淪,彷彿活了幾十年,才

第一次感受到性愛的樂趣,但雪怡到此都只還是用了她的手和小嘴,我無法想像我

家女兒脫光衣服,施展渾身解數時,會是一個怎樣驚天動地的性感尤物。

「嗦!嗦嗦!!嗦嗦嗦!!!」

『啊…這種感覺…』

強烈的官能快感下我呼喘急促,眼神渙散,女兒的巧藝使我忘形。我被性慾支

配,靈魂早已從肉體抽離,腦袋一片空白。手不住輕掃雪怡隨著的前後俯仰而飄揚

不定的秀髮,享受她對我的服務,但願這是永不完結的時光。

「嗦…嗦嗦…嗦嗦…」

『快…受不住了…』

然而夢幻時刻每個人都想留住,但與其角力的是高潮一瞬間的爆發快感,當肉

棒被吞吐至不可忍耐的時候,需要射精的衝動完全蓋過了理智,一洩而快是目前的

當前急務。

「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

女兒充份掌握男人的需要,陰莖的跳動讓她知道對手經已到達臨界,她加快吞

吐的速度,吸允陰莖的幅度亦遠較刻前為大,幾乎是每下都頂在自己喉嚨,陰莖感

受到完全被包裹的火熱濕潤,首次明白深喉感覺原來是這麼的一回事。同時在激烈

間又讓人感到她對你的依依不捨,像是渴望可以多為所愛的人做多一點。

『不、不行了!』

焦躁從腦海的片角響起警號,作為一個曾有過無數次性行為的男人,我知道陰

莖即將達到射精的亢奮,這是一個絕對不能寬恕的行為,任由陰莖在女兒嘴內吞吐

已經是不可原諒,我是絕對不能在她面前,甚至口裡射精。

「嗦!嗦嗦!!嗦嗦嗦!!!」

但雪怡彷彿完全沒有聽到父親內心的呼號,她繼續賣力施展她的簫藝,要把面

前對手帶到升天的境界,口腔的活塞運動加至最快,高速的吞吞吐吐使香汗如水珠

跳動。我無法抗拒肉體上的快樂,在思緒一刻斷弦的剎那,一陣帶有痙攣的轟然暢

快沿著輸精管發放而出,以水銀瀉地的姿態,盡射在熱暖的口腔之內。

「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嗦!!!」

『嗚!嗚嗚!!出!出了!』

我咬緊牙關,不讓這男人最脆弱的一剎那發出聲音。射精的快感猶如洪水淹沒

理智,我放任了規範自己的枷鎖,肆無忌憚地把精液都射入女兒的嘴裡,她沒有躲

避,更是用力地吸允,以求把射出的每一口精都擁在自己懷抱。

『射!射!』

那是一個短暫的時間,卻好比遙遠境地令人接觸到永恆。

「嗦~嗦~~」

『完…完了…』我射精了,在女兒的口腔射出精液。

「嗄…嗄嗄…」我喘著粗氣,雪怡確定最後一滴都射出後,慢慢把肉棒吐出,

以舌背翻動龜頭,作不捨的別離。龜頭在射精後特別敏感,這一碰酸軟得令我渾身

抖動。

雪怡張開小嘴,讓我透過太陽鏡看到載滿精液的口腔。然後「咕嚕…」喉嚨吞

飲液體的聲音,下一秒,所有白液都消失在她的嘴裡。

『我在做什麼了?我在…雪怡的口內射精?』精液射出的剎那間,我彷如夢中

甦醒,驚覺自己做了最錯的事,但太遲了,一切已經都太遲了。

「嘻,都吞下去了,伯伯的精華好好味。」把精液全都吞下後,雪怡像回味無

窮的舔舔唇邊,亮起甜美笑容。

『雪怡…』

我望著女兒純美的臉孔做出最淫髒的事情,天國的享受,帶來是墮進地獄的沈

重。





『雪怡…』

暢快之後,心裡餘下的是無比內疚,雪怡沒有在意,她以為自己的努力令客人

得到了一次稱心的服務。女兒把一片口香糖放在嘴裡咀嚼,以清除口腔內精液的氣

味。

這時候電影已經播映一半以上,我猛呼一口氣,老天爺,我們的一次口交竟然

做了超過四十分鐘,比跟妻子的任何一次做愛時間都還要長。

「這裡冷氣很大,伯伯小心著涼的。」雪怡細心地替我抹淨陰莖,並把長褲拉

起,體貼態度讓你在最後一刻都感到溫暖,眷戀跟其拾回初戀感覺的時光。

把一切整理好後雪怡沒有坐回自己的位置,她嬌笑兩聲,主動騎到我的身上。

這可把我嚇個魂飛魄散,面對面的距離,即使有頭套和眼鏡,她亦肯定看出我的身

份無疑。

但坐到我的大腿上後,雪怡識趣地把頭靠到我的耳邊,以一個深情擁抱的姿勢

貼緊身軀,在我耳邊說:「別怕,都說不會看你是誰…」

我稍為安心,女兒繼續說:「伯伯你的龜頭很強壯,這種小弟弟做愛是最舒服

的,飛雪妹妹下次想跟你做。」

這句說話像重重鐵錘擊在胸腔,今天的行為已經不可原諒,我怎麼可能還和妳

做更過份的事?

雪怡以熊抱姿勢牢牢抱著我身,一雙臂膀圈在我的肩上,像一對共舞的戀人親

近。穿著短裙的她隨著動作露出一對修長美腿,小腿略為不雅的箝在我的腰際,整

個陰部中門大開,看到那純黑色的蕾絲內褲。

「伯伯,飛雪妹妹喜歡伯伯…」雪怡在我耳邊低吟,陣陣女兒芳芬,伴隨頸背

的香汗飄入鼻頭,使人不醉自沈。緊貼身體的胸口壓來一串綿軟,是那飽滿圓渾的

柔軟胸脯。

我很想伸手摸這一雙乳房,但射精過後理智稍復,知道這是不可為的事情。反

而雪怡主動獻奶,在我耳邊說出最誘惑的挑逗:「伯伯,那天給你看時不是說每個

男人都想玩飛雪妹妹的奶子?現在我就在這裡,你要不要玩玩?」說完把我的右手

提起,按捺在自己乳房上。

『啊!』甫一觸碰,我心內立刻發出驚呼,剛才隔著厚身外套,壓在胸前時候

沒有察覺女孩原來是真空上陣,她身上的短裙質料輕薄,這樣子走在街上豈不是連

嶺上雙梅的形狀亦看過清楚?

可這不是我與女兒計較她那暴露衣服的時候,乳房柔軟的觸感,正透過掌心傳

遞到大腦。雪怡的胸杯不算很大,應該只有B杯罩,但正如在視頻所見,有著年輕

優勢,這對奶子真的很挺很彈,脹鼓鼓的手感一流,我無意識的搓揉幾下,立刻驚

覺自己身份的縮起右手,女兒掩嘴輕笑:「伯伯你真的很純情啊。」

我慌亂不已,掌心間乳頭的觸感纏繞不散,雪怡沒有放過我,反倒戲弄的把我

另一只手也壓在自己胸上,更捉緊不讓我縮回,胸脯那軟綿綿的感覺使我喪失了理

智,我沒再退縮,而是使勁揉搓,盡情玩弄雪怡的乳房。

『我在摸女兒的奶…』相較口交,撫胸搓奶的嚴重性可能有所不及,但在我而

言,雪怡為我服務還可以推作半夢半醒,一切由她主動,可現在手部動作完全是自

己控制,再也無法找到開脫。

「呵,伯伯搓得飛雪妹妹好舒服,人家想起你的小弟弟了。」雪怡像是配合我

動作的搖曳下體,貼在褲襠上的陰唇軟肉沿著陰莖位置擠壓,逐漸把那垂軟的肉棒

挑起生機。

「咦?伯伯的小弟弟又不乖了哦,怎麼你這樣利害,才剛射又硬了。」女兒取

笑我說。我亦對短時間再次勃起感到驚奇。在這方面我一向不是強者,沒想到在雪

怡的挑逗下,能夠這麼快再現雄風。



「很想再爽爽喲?但電影快完了,脫褲子就會被看光光啦。」雪怡笑道,並在

我耳邊吹一口氣:「你就射在裡面,晚上要你老婆給你洗內褲,說今天給一位小妹

妹磨出了水。」

女兒的說話叫我有吐血的激動,如果給她知道我的妻子是自己母親,不知道還

有沒心情說得這樣輕鬆。

『雪怡的屄…在磨著我的雞巴…』女兒身貼身的動作,令我隔著內褲亦可感到

兩片陰唇的形狀,想到我倆的性器正貼在一起,那份激動令陰莖完全充血,長褲中

央被頂起了一個帳篷。我知道雪怡沒有誇口,她是有足夠能耐令我在褲管裡射精。

「嗯嗯…伯伯…你的小弟弟好硬唷,都頂到人家的屄口了,飛雪妹妹好興奮,

想給伯伯插進來喲。」雪怡挑逗的說話使我感到異常興奮,而她搖動屁股的節奏愈

見加快,驅使我搓揉她那一雙乳房的動作亦愈來愈肉緊。

「嗯…好爽…操我的…在這裡操我的…」從開始的磨蹭,逐漸變成向前衝刺的

動作,我倆互相配合,模擬做愛的抽插。我但覺龜頭已經嵌在恥間凹陷的地方,在

衣服阻隔下當然沒可能真正插入,但卻有一種正在跟女兒做愛的錯覺。

『嗄…嗄…太興奮了…好像在跟雪怡做愛…』

「嗯!嗯!不行了!伯伯你好利害!在外面都可以頂到人家快要去的,頂在小

豆豆上面了,用力!用力頂過來,用力操死飛雪妹妹的。」

肉屄的觸感,加上女兒銷魂的表情,使我再一次進入失控狀態,唯恐會驚動在

場的其他觀眾,雪怡的聲線壓在很低,在我耳邊響起近乎叫床的呻吟。偶爾拋出幾

個情不自禁的音調,猶幸電影正播放至高潮片段,巨大音響掩蓋了相隔一段距離的

浪叫。

「唷!唷!好舒服!伯伯你頂得人家的小妹妹好舒服!我想你操我!飛雪妹妹

很想給伯伯操!」

我倆一同進入狀態,抱著女兒的腰身不斷向前衝刺,無法衝破障礙的肉棒像一

頭被困在籠裡的野獸,以哀嗚的嚎叫衝擊眼前進不了的洞穴。

『我要操…我要操進雪怡的小屄!』

「呀!呀!伯伯!好硬!用力點,把褲子都頂穿!操進人家的屄裡去!」雪怡

發出激烈的呼叫,我不知道這是否為了取悅客人的假裝,無論如何她是給了我最刺

激的快樂,真真假假,在這時並不重要。

『要射…又要射了!』

「好硬!伯伯的小弟弟在跳!好利害!我不依!要伯伯射給飛雪妹妹的!」

電流劃過的快感,龜頭在經過與內褲的長期磨擦,嗚響了另一次禮砲,輸精管

再一次把子彈發射的轟炸,如女兒說的,我把精液都射在褲管之內。以我這個年紀

來說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體驗。一個已經連手淫也厭倦了的中年人在一次沒有真正

插入、疑似的性行為中達到高潮。

「呀!呀!伯伯!還沒完!繼續操!你太利害了!操死妹妹的!」雪怡在我射

精的同時,猛力以小屄撞擊我的肉棒,我感覺她亦很激動,如果這一切都是演戲,

我只能說我女兒實在是最優秀的演員。

『射!都射出來了!』

「嗄…嗄…」連續兩次的發砲對我來說是有點吃力,但得到的滿足是從未有。

互相緊抱對方的我倆一同喘氣,感受激情後的餘韻。

「嘻嘻,伯伯好棒,這麼利害的。」喘定神後,雪怡嬌笑說。好像為了證明自

己沒有假裝,她拉著我的手到內褲中央,是濕漉漉的一片。

『濕了…我的女兒被我操濕了…』我不但摸到了濕液,更摸到了陰唇,雖然隔

著內褲,但仍清楚感受到肉唇的柔軟,是雪怡的桃源仙境。

「這個沒有假的啦。」女兒一個傲驕的表情,然後回頭看電影接近尾聲了,依

依不捨的跨過我的大腿,坐回自己的座位。

『完了…終於…完了…』我的心跳依然未止,旁邊的雪怡整理衫裙,忽地在我

耳邊問:「伯伯想要紀念品嗎?」

我呆住片刻,雪怡知道我從不做聲,沒有再問,彎腰提腳,在我面前把內褲飛

快脫下,毫不忸怩。

『雪怡……』我心跳加速,脫褲的期間不僅看到女兒的陰毛,更重要是現在女

孩短裙內,就是上下真空了。

「給伯伯,第一次的見面禮。」雪怡把沾有愛液的內褲塞在我手中,提起小手

袋,作個花俏飛吻:「那我先走囉,伯伯拜拜的。」

我無意識地揮動拿著內褲的手,目送在黑暗中白得發亮的一雙美腿。直至女孩

走遠,混亂不堪的內心仍未見平伏。

『我們剛才到底在做什麼了…』

帶著女兒餘溫的蕾絲內褲,我還未清楚一切是現實,還是做夢。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