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好色丹神復仇記轉之章、合之章



轉之章



三天後,段府門外聚集了大批的寶馬,寶馬上坐著段府內最菁英的弟子,段思平的則在隊伍的最前面,楊亭鎮和張彩鳳則在一旁等候著段思平的口令



段思平向著段府門口的抱著孩子的何蘭芳及一旁的麗姬略為點頭示意,接著便對著隊伍大吼道:「段府的子弟們!我們走!!!」



「是!家主!!!」



隊伍就這麼起程,站在暗處觀察的我,見時機成熟也回到房間裡收拾行李。



就在我收拾行李的當下,何蘭芳抱著孩子怎了進來,我連忙放下手邊的動作,先是輕吻何蘭芳雪白的臉頰,接著憐愛的摸著兒子的頭髮,看著兒子那天真無邪的笑容,我內心泛起一股暖意。



過往還沒重生前,雖然我有著名滿天下的「丹神」虛名,但是到頭來弟子背叛了我,我也一直沒看清那個我以為愛我的杜月萍的真面目,直到重生後我才知道他們都是看上我身上的地位和榮華富貴,而不是尊敬我或愛我!



而重生後的我一無所有,但卻得到何蘭芳的愛戀,我們兩個還生了個可愛的孩子,縱然我一開始接近何蘭芳是為了報復段思平,但經過長時間的相處下來,何蘭芳的溫柔賢慧和與孩子間的天倫之樂,卻逐漸讓我愛上這樣的感覺。



何蘭芳看著我輕聲道:「你真的要去奔獸山嗎?」



我溫柔的看著何蘭芳擔心害怕的小臉,連忙安撫道:「那裡或許有我想要的東西,我必須去看看。放心吧!我會量力而為的!」



見我心意已決,何蘭芳也不多說甚麼,她將帶來的桂花糕遞給了我。



「這是我昨天晚上熬夜為你做的桂花糕,你也一起帶著,路上餓的時候可以吃。」



我將桂花糕拿在手裡端詳,眼眶甚至紅了起來!



沒想到何蘭芳知道我喜歡吃桂花糕,昨天竟熬夜為我做,招實讓我內心泛起感動,對著何蘭芳也越加愛戀!



我突然伸手抱著何蘭芳母子倆,在何蘭芳耳邊鄭重宣示說:「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在家裡等我!」



當天下午,我一路施展輕功往西南方向前行,由於段思平的隊伍龐大,活動緩慢,因此沒多久便看到前方不遠處行進的隊伍。



我刻意放緩腳步,悄悄地跟著隊伍後方,此行目的不宜洩露行蹤,我只能隱身般,如鬼魅的跟著隊伍,伺機奪取異寶。



約莫傍晚,隊伍終於到了奔獸山腳下,看著那高至雲頂且周遭瀰漫著霧氣的奔獸山,已及早已在山腳設據點的各個修仙門派,著實令人內心感受道此行的壓迫感與不確定性!



楊亭鎮和張彩鳳看到一個帶有「劍」字旗子的據點,連忙招呼段思平說:「段家主,我們萬劍宗的據點在那裡!」



段思平向他們點點頭,便帶著隊伍跟他們一起過去。



萬劍宗的據點有著不下數十個帳篷,段思平將隊伍安置在萬劍宗據點的外圍,令弟子在場搭起帳棚休息,隨時等候命令。



接著便跟著楊亭鎮和張彩鳳進入位於萬劍宗據點中央的帳篷,這個帳篷比一般的帳篷大了3倍不止,門口還有守衛,看來裡面的人身份可不低啊!



守衛的弟子看到來人是楊亭鎮與張彩鳳,便直接放行他們進去。



一入帳篷裡面,頓時看到坐在帳篷大椅上的老者,老者全身散發出不怒而威的氣勢,老者便是萬劍宗掌門-萬海!



萬海一見到段思平便熱情邀其上坐,楊亭鎮和張彩鳳則是一左一右站到萬海身後。



「段家主義氣相挺,老夫在此替萬劍宗歡迎段家主蒞臨!」



突然萬海淩厲的眼神穿過帳篷直視一棵大樹,段思平好奇問道:「萬掌門,你怎麼了?」



萬海收回淩厲的眼神,搖頭笑著說:「沒什麼!或許是老夫的錯覺,我們開始討論正事吧!」



外頭蹲在草叢的我,全身汗流浹背,那萬海老頭真夠厲害的。我剛剛吃了預先準備的「開耳丹」,偷聽他們的對話,怎麼那老頭連這麼遠的距離都能察覺,幸好我機靈往樹下一倒,不然可能就糟糕了!



至於「開耳丹」顧名思義便是能使服用者的聽力在短時間能聽到千里之內的聲音,再者「開耳丹」煉製成本跟「泌乳丹」一樣非常低廉,算是物美價廉的好貨!



今天天色已晚,反正我也聽不到他們的計策,我索性隨便找棵樹跳了上去,先拿出何蘭芳為我傾心準備的桂花糕大快朵頤,緊接著倒頭就睡了!



隔日清晨,附近的騷動吵醒了我,原來是萬劍宗與段府的弟子開始拆卸帳篷,看來他們打算上山去了!



我好奇其他的門派的情況如何,便施展輕功來到其他門派的所在處,如我所料,他們也開始拆卸帳篷,看來異寶即將出世!



就在我打算離開時,我竟在一處看到自己的熟人,或著說曾經的妻子,現在的仇人的杜月萍。



只見她此刻站在一個全身黑布的男子身旁,男子胸口還有一個骷髏圖案,竟是惡名昭彰的惡鬼宗!



屍鬼宗是蠻涼帝國裡住民的魔門,旗下弟子已吸食人血,抽離人類靈魂,練就「殭屍」而聞名。



此刻杜月萍與那男子不知說甚麼,那張絕美撫媚的小臉笑得花枝招展,真可謂迷人的妖精!



但這笑容卻在我眼中無比的噁心,只有我知道杜月萍是多麼虛偽無情的女人。



我好想立刻將這女人擊殺,以謝我心頭之恨!但她身邊的黑衣男子全身散發出危險的氣息,其竟給予我深摯內心的恐懼感與冰涼感!



這感覺讓我非常的不舒服,我趕緊逃離此地。



約莫等了半天,在吃完午飯後,段思平的隊伍便朝山上前進。



奔獸山與絕多數的高山並無差別,差別只在於那令人看不見遠方的濃霧和層出不窮的野獸,一路上段思平的隊伍遇到不少襲擊的野獸,黑熊、野狼、老虎、甚至是大批的野牛群,但都被萬劍宗與段府的弟子給消滅殆盡。



而這當中最出風頭的弟子竟是那名張彩鳳!



只見她一身紅衣短裙,手拿長槍快速且優美的在獸群中收割著野獸們的性命,散發出一股英姿颯爽的美麗,尤其是短裙下那對修長筆直的雪白美腿,隨著她不停的移動,其性感完美的美腿曲線,當場吸引了在場男弟子的目光,連躲在一旁的我也非常驚艷!



而楊亭鎮則是一臉自豪,因為張彩鳳可是他的未婚妻!



隨著越來越深入奔獸山,龐大的獸群逐漸減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濃烈的霧氣。



原本還能看到彼此,現下只能看到同伴們模糊的身影,突然不知是誰看到不遠處光芒大盛的紅光,讓有些疲憊的萬海和段思平等人精神大作!



只見萬海向身後的弟子們喊道:「紅光處或許就是祕寶所在之處,大家加緊腳步,絕不能讓異寶被別的門派所得!」



隊伍隨著萬海加快腳步,沒多久便來到紅光處,但他們失望了!



這紅光竟是一堆石頭所散發出的光芒,他們翻來翻去,就只是個會發光的石頭!



「可惡!沒想到就只是些破石頭!害我白開心了!」



就在萬海即將帶領隊伍離開時,那些散發紅光的石頭竟然光芒大盛,一道光柱直接飛向空中。



同一時間各門派也遇到這樣發光的石頭,而這些石頭也同時變成一道光柱飛向空中。



這些光柱在空中竟連在一塊,一道道無形的光壁將各門派的弟子包圍在裡面。



段思平失聲道:「不好!我們中計了!根本沒有所謂的異寶,這裡被設了血靈之陣!」



萬海聽到血靈之陣後,也失聲語帶顫抖的道:「什麼?那我們不是變成別人的養分嗎?」



血靈之陣是一個非常陰損的法陣,此陣會不斷把陣裡的生靈的生氣給吸收,而這些被吸收的生氣將全數歸施術者所有,成為其功力大增的養分。



而當生靈的生氣被血靈之陣吸光後,將化為血水死無全屍。



「啊!救命啊!有殭屍啊!」



不知打哪來的殭屍混入萬劍宗與段府的隊伍內逢人就咬,被咬到的弟子當場死絕,而這些死絕的弟子沒多久竟起身,他們的眼睛翻白且面無血色,嘴邊更長出殭屍的獠牙並加入殭屍群攻擊著自己的同門。



這對於萬海與段思平也加入戰局,但就算他們武功高深,但面對不斷增加的殭屍群卻也只能護住自己,周邊弟子不斷的倒下,讓他們的心在滴血,同時也盪入谷底!



躲在樹上的我內心也涼了一半,雖然我並沒有受到殭屍的攻擊,但這血靈之陣卻非常棘手,唯一的辦法便是毀掉陣眼,但在這一座大山中,要找出陣眼談而容易?



這時不遠處的張彩鳳被五個殭屍給纏住,她手中的長槍奮力突刺,但看著她氣喘籲籲的樣子,應該撐不了太久!



不知為何的,看到張彩鳳此刻面臨絕境還堅定的白皙小臉,我內心竟產生幫助她的念頭!



想到就做!



就在張彩鳳後被即將被殭屍的爪子給抓到時,我瞬間拔劍來到殭屍身後,並一把砍下殭屍的頭。



張彩鳳看到是我救了她,大吃一驚的看著我道:「你不是段府的奴僕!你怎麼會在這?」



「別說廢話!趕緊對付這些殭屍!我來助妳!」



在我的幫助下,張彩鳳得以脫離殭屍的包圍。



但奈何殭屍數量越來越多,我和張彩鳳只能施展輕功不停的往後退,最終我們還是被殭屍群包圍。



我和張彩鳳靠在一起,氣喘籲籲地看著眼前的殭屍群。



突然此刻地面竟開始搖晃,緊接著地面出現裂痕,最終形成一個無底洞,我和張彩鳳便與殭屍群一起掉了進去...



幸運的是無底洞並不深,很快我們就觸底,但我的落點非常不巧妙的掉進爛泥巴裡面,當我站起來時,那一身黑的狼狽樣子讓張彩鳳笑開了懷。



看見那抹美麗的笑容,我頓時看傻了眼。



但當我們看到周遭環境時,卻笑不出來,那些殭屍竟被一群身高超過兩米的銀毛猩猩給撕咬著,一旁甚至有萬劍宗和段府的弟子躺在地上,他們驚恐疼痛的苦喊著,但銀毛猩猩卻將他們的四肢給扯下來,放在口中啃咬!



沒多久連同殭屍在內,都被這些銀毛猩猩給吃下肚。



我和張彩鳳驚恐的看著不斷靠近的銀毛猩猩們,卻見銀毛猩猩再看到一襲紅衣短裙的張彩鳳時,竟匍匐於地!



那些銀毛猩猩的眼神充滿敬畏與迷戀的看著張彩鳳的修長美腿,好似看到最美好的寶物般!



張彩鳳一臉疑惑卻也發現這個事實,這時一隻銀毛猩猩看到一旁的我,頓時便做勢要攻擊我,張彩鳳擋在我身前比手畫腳,最終那隻銀毛猩猩放過了我。



接著銀毛猩猩用毛茸茸的手對張彩鳳指著森林,好像要張彩鳳跟著他們走。



我對著張彩鳳道:「眼下濃霧四起,我們也不知道方位,我看這些銀毛猩猩對妳沒有惡意,不如我們跟去看看吧!」



張彩鳳隊伍點點頭,我們便這麼跟著銀毛猩猩們走進森林。



沒多久我們進到銀毛猩猩的部落,只是外部有一個很大的雕像,那竟是一名手拿著長槍的人類女性,這位女性的腿非常的修長,她的腳下平躺著銀毛猩猩的雕像,其小巧的玉足竟踩在銀毛猩猩勃起的大屌上。



看到這個雕像,我頓時明白了!



原來這些銀毛猩猩是將張彩鳳誤認為這雕像的女性!



這時部落入口的銀毛猩猩看到張彩鳳時,也立馬匍匐在地,看向張彩鳳的美腿一樣露出敬畏與迷戀的神色。



但當我也要跟進去時,守衛卻作勢要攻擊我。



我露出一抹苦笑,這時森林的另一處又有銀毛猩猩回來,在那些銀毛猩猩中竟有熟人!



原來是張彩鳳的未婚夫楊亭鎮,只是他此刻到處是傷且被五花大綁,就這麼被銀毛猩猩給扛回來!



張彩鳳看到自己未婚夫狼狽的模樣,連忙跑過去示意要銀毛猩猩放下自己的未婚夫,銀毛猩猩一見到張彩鳳便跟先前的銀毛猩猩一樣匍匐在地,張彩鳳趕緊解開自己未婚夫身上的繩子。



楊亭鎮對著張彩鳳略帶哭腔的道:「彩鳳,快幫我解開繩子!」



張彩鳳解開繩子後與楊亭鎮抱在一塊,在安撫完驚恐的楊亭鎮後,她索性便要帶楊亭鎮進去部落,卻落得與我剛剛一樣被阻擋在外的下場。



就在她們疑惑時,早已跪在雕像下研究上方文字的我開口說:「或許我們必須照著這上面的文字做才能進去!」



張彩鳳順著我的手指看到雕像下的文字:「外人者,進入妖猩族必須獲得神明之踏,踏出聖液才可進入。」



看到這些文字,張彩鳳又羞又氣惱,這不是要讓她冰清玉潔的玉足去踩男人的那話兒嗎?



一旁狼狽的楊亭鎮握住張彩鳳的手臂,著急道:「還等甚麼呢?眼下我們沒水沒食物,加上我們根本不知道怎麼出去,不然先進部落補充水跟食物在想下一步吧!」



對於楊亭鎮的判斷,我非常同意,我上前向張彩鳳略帶歉意的說:「我也認為先補充食物要緊,不知在下能否斗膽借姑娘玉足一用?」



一旁的楊亭鎮聽到我這無理要求,氣憤的拉起我的衣領罵道:「她是我的未婚妻,你這不知哪裡的野男人休想碰她一根寒毛!啊~我記得你了!你就是那天段府那個賤奴,你怎麼會在這!」



「住手!你們兩個都躺在地上躺好...」



張彩鳳制止我們兩個的對話,俏臉竟紅的像猴子屁股般。



楊亭鎮不甘心的回話:「彩鳳..他可是段府來歷不明的賤奴啊!更何況妳是我的未婚妻!」



張彩鳳眼神堅定地看著楊亭鎮道:「不管如何,他也是一條生命,要我對一條生命見死不救,我做不到!」



見張彩鳳堅定的樣子,自知未婚妻執拗的個性,便只能乖乖躺下來,但一雙發火眼睛卻不斷的看著我!



我對楊亭鎮回以挑?的眼神,我對所謂萬劍宗的弟子本就沒有好感。對於我來說,萬劍宗與段思平一樣可惡,要不是萬劍宗背地裡支持段思平,我也不會那麼慘!



因此看到楊亭鎮那發火的表情,我內心竟升起快感。



楊亭鎮脫下褲子,他那根近25公分微微勃起的黑色肉棒就這麼露在眾人眼前,暗紅色的龜頭和兩顆沈甸甸的睪丸令初次看到未婚夫生殖器的張彩鳳驚呼出聲。



我也跟著脫下了褲子,但相對於楊亭鎮的肉棒來說,15公分的雞巴是小了點,但那粉嫩的色澤和鮮紅色的龜頭外觀上卻比楊亭鎮的美觀。



只是當楊亭鎮看到我的肉棒時,刻意用手甩了甩自己的黑屌,然後輕視的看著我的雞巴,好像在跟我炫耀他的雞巴多大似的!



我對此不以為意,「奇淫合歡功」身為性愛的絕世功法,當然有讓陰莖變大變粗的技巧,甚至只要我想,現下就能讓自己的雞巴長度超過楊亭鎮,但我不會這麼做,因為讓陰莖變大非常消耗陽氣。



此時張彩鳳坐到了地上,脫下腳上的馬靴,一對小巧白嫩的玉足就這麼出現在我們眼前。那對玉足白皙間帶有些許紅潤,十顆剔透的腳指頭令人想將其含進嘴中吸吮,品嘗其美味。



張彩鳳抬起玉足,將白裡透紅的腳底板放在我和一旁楊亭鎮的雞巴上,腳底板上光滑的肌膚與溫暖的觸感,讓我和一旁的楊亭鎮同時舒服的叫出聲來。



緊接著玉足將我們的雞巴按壓到肚皮上,並開始上下磨蹭棒身,玉足的刺激讓我的雞巴腫脹得更厲害,鮮紅色龜頭甚至開始分泌出些許汁液。



或許是張彩鳳替我們足交的場景太過香豔,一旁的妖猩族竟紛紛勃起,他們握著自己毛茸茸的雞巴開始自瀆著,嘴裡發出動情的吼叫聲。



張彩鳳的玉足從一開始笨拙地動著,到後來越來越上手,玉足的踩踏不只加快速度,甚至剔透的腳指頭開始靈活的按摩著我的龜頭,這刺激的讓我射意襲上腦海裡。



一旁的楊亭鎮甚至放聲吼叫,看來他也差不多了。



我用手握住張彩鳳的玉足,讓起踩踏到我的龜頭下方處,那裡是我的敏感點。



張彩鳳的玉足上下磨蹭雞巴的速度越來越快,先是楊亭鎮忍不住在玉足上射了精,接著我也在一聲吼叫聲中射精在了玉足上面。



而這時一旁的妖猩族或許也到了射精的時候,竟在張彩鳳驚恐聲中,將她的美腿抓在手中,並將毛茸茸的雞巴按在張彩鳳白裡透紅的腳底板上,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一個接著一個,直到在場十多隻妖猩都在張彩鳳的小腳上射精後,才放過張彩鳳。



看著滿腳的精液,張彩鳳竟委屈的哭了!



楊亭鎮穿起褲子安慰她,而這時妖猩族終於肯讓他們進入部落。







合之章



妖猩族的部落是由一個個稻草堆積的小屋聚集而成,一進入裡面,妖猩們便帶著他們到位於部落後方的小溪梳洗身體,我和楊亭鎮都是個大男人,直接衣服脫光就跳進溪裡梳洗身體。



而張彩鳳則到一旁將小腳放進溪水裡,不停的洗著,看來剛剛那滿腳的精液對她內心造成很大的衝擊。



接下來妖猩們帶我們進到位於部落中央的此草屋內,屋內有一隻臉上帶著刀疤的妖猩,看到其他妖猩對他敬畏的表情,可想而知他就是妖猩裡的王。



妖猩王對著一旁的妖猩們鬼吼鬼叫的,這些妖猩出去沒多久便拿著一盤盤看起來美味的野果,已經飢餓整天的我們直接拿起果子就開始狼吞虎嚥,不得不說這些野果又甜水分又多,非常的好吃。



在見過妖猩王並填飽肚子後,望向天色好像也快到傍晚,我決定在下山前逛一逛這個部落,本來打算與張彩鳳同行,但在楊亭鎮的百般阻饒下,便做罷了!



從我進到這部落便好奇這個部落為何沒受到血靈之陣的影響,在我的印象之中,血靈之陣越接近陣眼,反而越平靜無害,我嚴重懷疑陣眼就在這部落附近!



到我東找西找,就是沒發現可疑之處,到是發現一個疑似祭壇的東西,祭壇上跟入口一樣擺著一尊大雕像,但這次女子卻全身赤裸,底下站著十隻妖猩,而其玉足則各自踏在兩隻妖猩的雞巴上,這時下方除了文字以外,還有著三幅壁畫。



第一幅壁畫是數不清的翹起雞巴的妖猿族,而裡面雞巴最大的十隻妖猩,雞巴被標上了亮黃色顏料。第二幅則是跟雕像一樣,女子踏在十隻妖猩的雞巴上,好像在跳舞般。第三幅是女子分開雙腿,一隻妖猿握著手中的大雞巴塞進女子陰道的圖案。



而下方寫著:「巨棒出,如十劍,彼交鋒,勝者奴。」



這段艱澀的文字讓我一頭霧水,但好在下方還有一段文字:「神明現,棒入神明體內者,將成為神明的聖奴,永享神明恩寵。」



看著這些莫名其妙的文字,不知不覺已經太陽下山,妖猩們不知為何都往這個祭壇周邊擠,有的妖猩升起火來,有的拿著白天採的野果放到周邊,隨著時間越晚,祭壇已經塞進滿滿的妖猩族,看這些妖猩下體那一根根垂著的肉棒,顯然在場的清一色都是公的妖猩。



「啊啊!!妳們要幹嘛啊!!!」



「放開彩鳳,不然我饒不了你們。」



遠處傳來張彩鳳的尖叫聲與楊亭鎮的罵聲,我回頭一看,當看到張彩鳳時竟差點噴出了鼻血。



張彩鳳的衣物不知被誰扒光,其高挑姣好的裸體讓我一覽無疑,其胸前剛好能讓大小完全覆蓋的乳鴿,乳鴿上淡粉色的乳暈和小奶頭,纖腰下芳草稀疏的陰道正因緊張而微張著,尤其是她拿對絕世美腿正不停地亂踢著,讓我能清楚看到她下體的顏色,是非常可口迷人的鮮紅色。



張翠鳳便這樣被妖猩們抬上祭壇,並讓她做在雕像下的石椅上,而楊亭鎮則被五花大綁晾在一旁。



這時妖猩王走上了祭壇,對著底下的妖猩們鬼吼鬼叫的,只見妖猩們各個性奮的大吼著。



接著妖猩竟有秩序的排起隊來並一個個走上祭壇,走上祭壇的妖猩握住自己的雞巴先上下套弄讓雞巴勃起,然後將雞巴放在祭壇上一個有著刻痕的長石頭上,據我目測,每一個刻痕便是5公分。



第一個妖猩的雞巴達到5個刻痕,那就是25公分長。接著就這麼一個個上祭壇量雞巴的長度。



大多數的妖猩都介於4到5個刻痕,也因此當少數妖猩達到六個刻痕時,他們便會得意在其他妖猩晃動自己的大雞巴。



楊亭鎮一臉疑惑的問道:「他們在做甚麼?」



我刻意走到楊亭鎮身旁,揶揄的對他道:「他們在幫你的未婚妻找老公,現下將先挑出十位候選者。」



楊亭鎮猛烈搖頭,並對我罵道:「我呸!你這小賤奴胡說,等老子逃離這以後,一定讓你有的好受的!」



聽到楊亭鎮的威脅,我頓時冷下了臉,這讓我想起我與萬劍宗的仇恨,我轉頭看向祭壇,量雞巴長度的活動已經進入尾聲,我突然對楊亭鎮露出一抹冷笑,並逕自往祭壇的方向走去。



楊亭鎮疑惑道:「你想去哪裡?」



「去報名當你未婚妻的老公啊~」



楊亭鎮哈哈大笑,並輕視的看著我道:「就憑你那根短雞巴?」



我回以他一個高深莫測的微笑道:「走著瞧!」



這時檯上已經沒有任何妖猩在量雞巴,也因此當我走上祭壇上,頓時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當我脫下褲子時,兩腿間那根15公分的肉棒頓時引來嘲笑聲,但我絲毫不以為意,我看向石頭上的刻痕,目前最長的雞巴刻度到7!



我握起自己的雞巴先上下套弄幾下,緊接著運轉全身的陽氣匯及雞巴上,並將「奇淫合歡功」催動到極致。



我的雞巴竟迅速的變長變粗起來,最終變成一根如手臂粗長且龜頭如雞蛋大小的巨棒,在眾人驚駭的眼神下,我將肉棒放在刻痕上,刻痕到8!



我對著不遠處的楊亭鎮露出一挑?的笑容,這讓他氣炸卻又無可奈何!



這時妖猩王再次上祭壇,在一陣鬼吼鬼叫後,用手指了包含我在內的十個妖猩上檯。



在妖猩王的引導下,我們分成五人一排,然後轉身面對面看著彼此。



我對面的妖猩似乎很不服氣,將他那30多公分的肉棒在我面前甩來甩去示威,我則在我近40公分的巨屌輕撫一下回應著他。



這時妖猩王來到張彩鳳面前,毛茸茸的手牽起了她的玉手來到我們面前。



妖猩王不斷的在張彩鳳耳邊嘶吼,但對於聽不懂的張彩鳳來說,卻愣在當場且一臉驚懼。



我對著張彩鳳吼道:「將妳的玉足踏上我們的雞巴,然後照著雕像下的圖案開始跳舞。」



已經六神無主的張彩鳳,一咬牙真的將雙腳踏在最近的兩隻妖猩的雞巴上,她居高臨下看著被她玉足踩踏的妖猩,只見妖猩在張彩鳳踩上去的當下皆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過這也這也難怪了!張翠鳳的身體重量完全押在兩隻妖猩的雞巴上,但妖猩的適應力也很強,在疼痛退去後,張翠鳳光滑且溫暖的腳底板竟讓妖猩呻吟出聲。



見張彩鳳還不動作,我再次對她吼道:「還楞著幹嘛!快跳舞!不然永遠無法結束!」



我之所以吼張彩鳳是有原因的,因為我這巨屌的型態不能維持太久,而且當回復原狀後,要在變成巨屌變需要間隔半個月!



張彩鳳開始踩著十根巨屌並照著雕像下的圖案跳著舞,剛開始由於緊張導致其有點生疏,但隨著時間的經過,她越跳越優雅與奔放。



玉足一下子踩最邊邊妖猩的雞巴,下一秒又跳到位於中間的兩根雞巴,接著向上一跳,玉足再次踩踏中間那兩根妖猩的雞巴,由於落下的力道,讓中間兩隻妖猩在爽快之餘還略帶點疼痛。



而我也發現張彩鳳每次都只是用足尖輕點我的雞巴,這弄得我酥酥麻麻的,我知道她擔心我的身體不如妖猩般強壯,我對便對她說:「不用管我!用力的踩,盡妳所能的在十根雞巴上跳舞。」



張彩鳳對我點頭致意,接著便大開大闔的跳著舞,那美麗的舞姿與倩影讓在祭壇底下的妖猩們都握著自己毛茸茸的雞巴上下套弄著。



張彩鳳邊跳著舞邊居高臨下的看著那一張張既舒服又痛苦的臉,內心竟出現些許的刺激感。



她見最邊邊有一個巨猿已經是要射精的表情,連忙飛身坐到他對面妖猩的寬厚肩膀上,玉足直接併攏將其雞巴夾在腳底板之間的縫隙裡,猛力的上下摩擦妖猩的雞巴,甚至每當玉足碰到妖猩的肚皮時,皆會發出啪啪啪的聲響。



而這隻妖猩也忍受不住張彩鳳玉足的夾弄與摩擦,就這麼射了精!



射了精的妖猩落寞的走下祭壇,因為他知道自己喪失成為聖奴的資格。



這時張彩鳳向前反身用手摟住兩位妖猩的頭,用白皙的腳背托起邊邊那形單影隻的妖猩雞巴,緊接著用另一腳的腳底板將肉棒踩踏在腳背上,妖猩一時忍不住便射了精。



面對祭壇上剩餘的8人,張彩鳳依舊維持著摟著頭的姿勢,她突然身體向下一沈,用大腿彎各夾住一根肉棒,大腿彎帶給兩隻妖猩有別於玉足踩踏的快感,雖然不如玉足靈活,但大腿彎在張彩鳳體重的加持下,竟硬是比陰道還緊緻,這讓兩隻妖猩瞬間一瀉千里。



張彩鳳乘勝追擊,在剩餘6人的雞巴快速的踩來踩去,我的雞巴被踩的有些疼痛,但內心卻產生異樣的刺激感。



面對著張彩鳳越加瘋狂的踐踏,竟有兩隻妖猩的雞巴被硬生生地踩斷,他們摸著自己斷裂的雞巴痛苦的跪在地上,張彩鳳一臉歉意的看著他們,他們卻對張彩鳳回以善意的微笑,接著被人送下去治療。



祭壇上剩4人,張彩鳳繼續在4人的雞巴跳著舞,這時張彩鳳雙手摟住我對面兩隻妖猩的頭,竟用腳踢我和隔壁妖猩的睪丸和雞巴,一連踢了5下,隔壁的妖猩忍不住射了精,我也快要忍不住,但幸好這時張彩鳳將目標移往自己摟著的兩隻妖猩。



只見她讓玉足的大腳趾和二腳趾分開,分別將兩隻妖猩的龜頭用腳趾窩夾住,並猛力夾弄,沒多久兩名妖猩便一洩千里。



面對著祭壇上僅存的我,張彩鳳竟坐到我的肩膀上,玉足從我的頭後方穿過向下夾起我的雞巴,幫我上下摩蹭套弄著。



面對著張彩鳳白嫩玉足的玩弄,本就已經面臨高潮邊緣的我就這麼射了精。



我放下肩膀的張彩鳳,坐在地上大力喘息著,這一場雞巴之舞讓我嘗到前所未有的性愛快感,但對我的體力消耗也是非常劇烈的。



這時底下的妖猩開始鼓譟,而妖猩王也上台指著最後一幅圖,對著我們鬼吼股鬼叫。



張彩鳳看著妖猩王指著的圖案,當看清上方男女交溝的動作時,頓時便想起身逃跑,卻被在場的妖猩門團團圍住,並對意欲逃跑的她張牙舞爪。



這是妖猩王一把從後方將張彩鳳抱起,並用力將她修長的美腿給扳開,張彩鳳那稀疏陰毛下的鮮紅色陰唇和陰豆就這麼在我眼前展示著,此刻陰脣甚至因為女主人的緊張而劇烈的收縮著。



「放開我!放開我!我已經是楊師兄的未婚妻,不能在與別人行男女之事!」



任憑張彩鳳如何掙紮,皆無法逃脫妖猩王強而有力的巨手,妖猩王的眼神示意我趕快完成交合動作。



看著張彩鳳那狹小的陰道口,我索性讓陰莖縮回到只有25公分的大小,接著我將陰莖放進張彩鳳的陰道口磨蹭。



「不要!你不要進來...」



看著張彩鳳驚恐抗拒的眼神,又看到不遠處對我怒目而視的楊亭鎮,我咬牙直接硬插到底!



「恩哼!」



張彩鳳皺起漂亮的眉毛並閉上了雙眼,眼淚從眼角流了出來,而更令我意外的是我與張彩鳳的交合處竟流出些許血絲,我驚喜的問張彩鳳道:「妳竟然還是處女!」



但張彩鳳就像睡著般,依舊閉著眼睛不回答我。



遠處不停傳來楊亭鎮的叫罵聲:「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這時我從妖猩王手中接手張彩鳳,我將她的絕世美腿攬在腰間,下體開始緩慢的抽插張彩鳳的緊緻小穴,然後我看向不遠處以氣惱道崩潰的楊亭鎮,對他露出一抹揶揄的微笑。



怎知他竟怒急攻心,昏了過去!



看著楊亭鎮的狼狽樣,我內心升起對萬劍宗報復成功的快感。



我開始加快速度抽插張彩鳳的密穴,張彩鳳的眉頭漸漸舒展了開來,甚至不知不覺地摟住我的後腦。



見此我含住她那乳鴿上早已勃起的鮮紅色奶頭,使勁的吸吮,她終於忍不住快感的刺激,放聲浪叫了起來。



「喔喔喔~~~」



張彩鳳下體在我的開墾下,漸漸形成我能順利活塞的形狀,面對其淫水分泌越來越多的密穴,我雞巴抽插更加的如魚得水!



我雞巴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揮汗如雨的我看著祭壇下,因我與張彩鳳活春宮而自瀆的妖猩們,我內心更加奔放的挺動腰肢。



看著張彩鳳這英姿颯爽的俏臉,想到這個高挑健美的女人被我當著她的未婚夫面前破處,射意襲上了心頭!



我腰肢的速度如一匹駿馬般,快速的挺進張彩鳳的子宮深處,終究在我一聲叫吼聲中,將我的精華注入張彩鳳深處,我滿足的拔出陰道裡的肉棒。



看著收縮的密穴裡流出鮮血與精液的混合物,我竟撕下我的衣角,用其擦拭蜜穴不斷流出的液體。



看著手裡沾滿張彩鳳處女之血的破布,我心滿意足地把它收到懷裡。



就在這時,祭壇竟紅光大盛,大量的紅光進入我與張彩鳳的體內,我的內力竟在紅光的加持下不斷飆升,緊接著我失去了意識。



當我再次有意識時,我感覺我能清楚的看到百里外的螞蟻,能聽到位於百里外的蟬叫聲,身體充滿著源源不絕的力氣。



這時一道氣憤的女聲在我耳邊響起:「是誰壞了老娘的寶貝!老娘要將其碎屍萬段!」



我往部落的大門口一看,竟是我重生前的妻子杜月萍,他身後跟著一大群屍鬼宗的人馬,一臉怒意的看著祭壇上的我和我身旁的張彩鳳。



事實上杜月萍的氣憤其來有自,這次異寶出示的陷阱便是她設下的,她本打算用各門派弟子的生靈之氣來提升修為,途中無意間經過這個野蠻的妖猩部落,看到那些妖猩們不停地膜拜祭壇,甚至當她要靠近時,這些妖猩前仆後繼的阻擋她。



而她也確實認識到這些力大無窮的妖猩的可怕,那時她靈機一動,便在一天夜裡潛入祭壇,將邪靈之陣陣眼曾在祭壇底下,沒想到卻被別人得了個大便宜!



「聽我命令!將在場的妖猩與檯下的狗男女都殺的一乾二盡!」



屍鬼宗的弟子頓時衝入妖猩群中,手中的劍開始砍殺妖猩們,但妖猩們也不是省油的燈!



他們那力大無窮且堅硬如鐵的身體,竟讓屍鬼宗的弟子吃了鱉!



「這怎麼可能!」



杜月萍一臉震驚的看著妖猩那劍刺不進去的肉體,就她先前觀察,妖猩雖然力大無窮,但身體可沒有強壯到刀劍不入的地步!



除非眼前的妖猩也吸收到些許的生靈之氣....



而很快的戰場上的情況便告訴杜月萍答案,妖猩們很快便將戰局扭轉,一個個屍鬼宗的弟子被撕咬與碎屍萬段!



杜月萍轉頭便想跑,但我早已經有在偷偷注意!



當她一轉頭,我已經用劍指著她的脖子,我一腳將其踹進妖猩群中,很快殺紅眼的妖猩們將其四肢扯下來並放在口中啃咬。



耳裡聽著杜月萍的淒慘叫聲,已經看著她一步步被妖猩分屍的過程中,我內心閃過往與杜月萍相處的甜蜜時光,最後定格在她從背後偷襲我的那一幕!



我來到杜月萍失去四肢奄奄一息的身體前,我看著她生機即將消逝的迷茫眼神說:「萍萍,沒想到妳最後的下場是如此的慘,不知妳當初從背後偷襲我的事情,妳內心可曾有過愧疚感?」



杜月萍本已經迷茫的眼神突然驚恐地看著我,嘴裡虛弱的道:「你是...咳咳!!」



「罷了!多說無益!念在夫妻一場,我便送妳最後一程!」



我一劍砍下這個曾是我妻子的女人頭顱,看來到最後我還是不忍心看她痛苦....



在一切事情告一段落後,張彩鳳穿好了衣物,走路有點不自然的來到被五花大綁的楊亭鎮面前替其鬆綁。



「楊師兄...我...」



啪!



「妳這賤人!」



楊亭鎮用力的甩了張彩鳳一個耳光,接著便丟下張彩鳳自行離去,留下正捂著紅燙臉頰的張彩鳳。



我走到張彩鳳身邊,拍拍她的肩安撫她,她卻一把甩開我哭著離去。



我只好去收拾行李,經過此事件,我相信楊亭鎮一定會將我出現在這奔獸山的事稟告師門,我必須趕在段思平回到段府前,帶著何蘭芳和我們的兒子離開段府。



我所不知道的是,就在我要回部落收拾行李時,祭壇憑空出現一名黑衣男子,如果我在場的話,一定會發現這男子便是白天與杜月萍相談甚歡的屍鬼宗弟子。



那名弟子站在這空無一人的祭壇中,嘴裡發出詭異的聲音:「桀!桀!桀!」



兩個時辰後,我拿著早已打包好的行李,準備在深夜妖猩們都睡覺時,逃離此地!



這時一名身穿紅衣短裙的高挑女子竟從暗處出現,便是張彩鳳!



我吃驚地看著她說:「妳不是已經離開了?!」



怎知張彩鳳本來面無表情的俏臉竟微微一紅,聲如蚱蜢般的說:「我已經失去清白之身,沒臉回萬劍宗見楊師兄。但我除了從小成長的萬劍宗,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去哪,所以只好先跟著你...」



看著張彩鳳那紅燙的小臉,我輕笑的道:「我是毀妳清白之人,妳放心!我會負起責任的!」



張彩鳳急忙解釋道:「我沒有要你...」



不等她說完話,我以自顧自的施展輕功離開,她只好收聲跟在我身後,向著段府的方向前進。



今天下午心血來潮,爆發連更兩章!



非要問我連更兩章的理由的話,就是轉之章肉戲比較少,內容又與合之章連貫,因此便決定一起發了~



相信看完合之章的狼友們,或許回說我有種腦洞大開的樣子吧。(在雞巴上跳舞,哈哈哈XD)



接下來剩下的一章,我會盡快更新好內容後上傳的,在此多謝喜愛小弟作品的狼友們的支持!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