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创世纪前传番外篇:成奴(01-04)



番外篇章一第一日



              [冰奴]爲奴日记



  余新,也许我现在应该叫他孙威,这个毁了我人生的变态色魔,现在是我的

主人,而我是他的性奴隶



  这一切究竟是怎麽开始的?一个刑警队队长自愿做了色魔的性奴隶,还替他

杀了一个善良而无辜的男人。



  我爲什麽会做警察,因爲小时候在小巷?差点被与我一般大的男孩强奸,还

是因爲别人说我胸大无脑?爲什麽我做了刑警队队长,是因爲我在警校成绩第一,

第一年到警局就破获贩「七二三特大制毒贩毒案」,还是因爲我的部下将所有的

功劳都让给了我?



  在遇到孙威之前,我没有想过这些,甚至在昨晚之前,我都没有想过。现在,

我开始想了。



  很多年了,我躺在功劳簿上,享受着称赞,「第一警花」、「巾帼英雄」、

「最年轻的刑警队队长」、这些花环让我都忘记了那些陈年旧事。功劳不是我的,

当上队长也是因爲爲了我而死掉的前夫苏忠平,这些荣誉现在想来都不是我努力

得来的。



  然后,变态色魔来了,他抓到了我,他占有了我,他虐待了我,然后他救了

我,释放了我,收留了我,因爲我是他最执念的女人,因爲我的胸部,那对背负

着沈重罪孽的乳房,那是他最执念的东西。



  我和他的斗争持续了两年还要多,每一次他都赢了,每一次我都输了,输到

我失去了一切。昨晚,他告诉了我一切,那些我从来都没有搞明白的事情。胸大

无脑的我凭借着不是自己的功劳恬居队长之位这麽多年,终于有一个男人来戳破

所有的谎言。在这个男人面前,我永远是赤裸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灵,我

永远都战胜不了他。



  我爲他杀了人,我这麽对自己说。一个警察杀了人,她就不再是警察了,我

以爲我是个英雄,其实我从头到尾就是一个穿着警服的小丑。我以爲我可以像正

常人那样生活,其实我只能以赎罪的方式活着。



  我曾经有过家庭,其实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不是孙威的家庭成员,至少现在

不是,我现在只是他的性奴隶。做爲我的主人,他命令我每天都要写下这些文字,

他要求我不能写假话,他宣称要将这些文字永远保存下来,以提醒我自己的身份。



  这是我的第一篇日记,也是我在接受所谓「婚前特训」开始前写下的文字。



  放下笔后,我就要跟着孙威去进行所谓的「奴隶宣誓」了。我真的想不明白,

他搞这些无聊的东西,到底是爲了什麽。



          ***************



              [孙威]个人独白



  现在是早上九点,我已经爲奴隶宣誓做好了準备。



  冰奴身上穿的还是昨晚的警服,不过脖子上戴的红色项圈已经被取下来了。



  冰奴的眼睛被黑色眼罩蒙着,双手被绳子捆着,我拉着她走在前面,就像是

警察押着犯人去受审一样。



  「主人,能不能把冰奴的眼睛解开,冰奴可以自己走。」



  这贱奴可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她肯定是觉得以这样的方式走路太屈辱了。



  曾经响当当的「第一警花」蒙着眼被我这个罪犯往「刑场」押送,而且还穿

着警服。呵呵,真是个胸大无脑的蠢女人,以后你要经曆的事情可比这屈辱多了。



  我没有理会冰奴的请求。我是主人,她现在已经不会从主观上反抗我了,但

这种程度的服从离一个完美的性奴隶还差得远。玉不琢不成器,奴隶宣誓就是要

凿出这块绝美石头的第一刀。



  我们上了二层,进入距离楼梯口最近的一件屋子。我将其称爲「镜屋」。顾

名思义,屋内上下左右都安装着从天花闆连到地闆的镜面玻璃,除此以外就是在

玻璃衔接处的隐藏式摄像机。



  这?将成爲冰奴宣誓爲奴的地方,也是她今天要接受调教的地方。



  「跪下!」



  在屋子的正中央,我放了一个日本的榻榻米,冰奴应声跪了上去。日本人从

小就以跪姿代替坐姿,以榻榻米代替座椅,锻造了日本女人温顺服帖的性格。这

样潜移默化的调教手段对于冰奴来说是急需的,这贱奴已经浪费了三十年时间去

做警察,现在是时候让她做回本来的样子了——温顺、忠诚、驯服而对主人充满

依赖的性奴隶人妻。



  我坐在冰奴的对面,椅子很高,两只脚耷拉下来刚好能踩到她的头上。人类

社会充斥着等级与不公,餐桌上的座位安排,祭祀时的主祭陪祭,还有主人与奴

隶的关系。



  冰奴的头仰的很高,但即便是那样也无法看到我的眼睛。无从得知主人的喜

怒哀乐,恐惧不可怕,永远可怕的是未知,这将会是他敬畏我的第一个原因,

「低下头,冰奴。」



  冰奴果然意识到那样的举动是徒劳无功了,不情不愿的低下了头,闻着我双

脚散发出的味道。说不上臭,但也绝不会好闻到哪去,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从

今往后,这两只脚她可是要舔干净才能睡觉的。



  我拍了拍手,摄像头开始运作了,「你叫什麽名字?」



  低头一看,冰奴果然一脸惊讶,这蠢女人以爲我要干什麽,让她念一个从网

上抄来的「奴隶宣言」,然后在这间屋子?被狠狠的操弄一番?骚货,想要老子

的这跟鸡巴再上你,你得付出更多。



  「快回答我,你叫什麽名字。」我又重複了一遍,而且语气更硬。



  「石……石冰兰。」



  冰奴磕磕绊绊的回答了问题,这骚货紧张的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流利了。



  我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很好,下面我问你一些问题,让你做一些事情,如

果回答不上或者不知道该怎麽办就摇摇头,明白了吗?」



  「明白了。」



  听起来冰奴似乎明白我要干什麽了,声音?也没那麽多疑惑了。我怎麽能让

一个性奴猜到主人的心思呢?



  「站起来。自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然后叠好交给我。」



  冰奴犹豫了几秒锺,站了起来,开始解开胸前的扣子。先是制服外套,然后

是长袖警衫,最后褪下警裙。她整齐的折叠好后,张口说话了:「你坐那麽高,

我怎麽给你?」



  我早就想到冰奴会有这样的反应,莫名其妙又觉得被我戏弄,脸上一副「你

到底想怎麽样」的表情。我忽然一瞬间挺高了声音,怒喝道:「贱奴!你脸上那

是什麽表情,谁允许你用『我』来称呼自己的!」



  「扑通!」



  冰奴被我的声音吓得直接跪倒在椅子下,她一定以爲我看不到她的脸,我戴

着的黑色墨镜可是直接连接着正对着她的摄像头的。这下这贱奴可算知道不能乱

猜主人的心思了吧。



  「主……主人,冰奴知错了……可是您坐的太高了,冰奴真的不知道该怎麽

给您……」



  我很满意冰奴现在的反应,知道害怕是一件好事,但我还是要惩罚她不按照

命令行事的行爲,「自己扇自己十个巴掌,下手要重。我本来是不用解释爲什麽

下命令的,因爲这是第一次,所以我就给你说个明白。我刚才说不知道该怎麽办

应该摇摇头,而不是向主人问问题。」



  冰奴果然一脸懊悔,摇了摇头。然后无可奈何的擡起手,摔了十个巴掌到脸

上,左边三个,右边七个,看着右边的要重一些。这胸大无脑的贱奴没有敷衍,

看来是真怕了。



  不过,她的衣服我还是要拿到手上的,这是宣誓的一部分,「再跪的近一些,

把衣服放到手上,低下头,手臂伸高。很好,你看这不就给我了吗?」



  我接过衣服,又注意到她交出衣服的瞬间脸上如释重负的样子。冰奴的反应

符合我的预期,日后我会培养出她只需服从命令就不用受罚的条件反射的。



  「现在回到榻榻米上跪着去,再不乖的话,下一次就是我来给罚你了,那可

就不是简单的扇巴掌了。」



  冰奴站起来,走到榻榻米前,又跪了下去。一个低贱的性奴靠走路来移动,

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我给她留着这个错误,今天下午她就会知道自己犯了多大

的错了。



  「现在告诉我你的年龄。」



  「三十岁……不,还差几个月才到三十岁。」



  冰奴的生日是几月几号我根本不关系,她唯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她的身体,

奶子,屄,屁眼,所以我马上就问到了重点:「告诉我你的身高、体重和三围。」



  「我……冰奴的身高是一米七二,体重四十九公斤,三围……三围是……」



  三围的数据我在来之前就已经给冰奴测量过了,但说到这?时她还是停住了

嘴,显然是对自己下流的身体感到羞耻,不到一百斤的体重,光是奶子就要占去

不少了吧!



  「是多少,说!」我厉声道,要求她继续说下去。



  「胸围100H……腰围79……臀围130……」



  冰奴简直羞得要趴到了地上,看的我哈哈大笑,这大奶母狗也知道自己不光

是奶子大,而且屁股也大。



  对于哺乳动物来说,根本不需要人类这麽大的乳房,这大奶母狗长的这麽一

对爆乳完全是爲了吸引最强壮的异性,也就是我来占有和调教。对于人类来说,

也不需要那麽大的屁股,如此肥大的臀部对直立行走是一种妨碍,只有四肢着地

爬行的家畜才以拥有丰美的大屁股爲便。



  正是因爲这些原因,拥有这般身材的冰奴才注定要做我的性奴。我切入了正

题,继续问:「石冰兰,你做性奴隶是自愿的吗?」



  冰奴这回沈默了很久,我从她的眼?还是能看出不甘,但更多的则是认命和

期待。大约三分锺后,我才听到她的嘴?挤出几个字,声音很低,「是……是自

愿的。」



  宜将胜勇追穷寇,我继续乘胜追击,「原因呢?要说详细,石冰兰。」



  冰奴似乎很不愿意回忆之前的事情,几次想要张嘴说话,又都咽回去了。我

的耐心很多,而且我也相信她不敢明目张胆的违抗我的命令。果不其然,在耐心

耗尽前,她开始说断断续续的说话了:「冰奴以前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罪孽,一直

……一直在跟主人对抗,后来主人救了冰奴,又一直在帮助冰奴,冰奴……冰奴

很感动,还有小兰,小兰跟着主人要更好……呜……求求你了……别叫我说了…



  …我……「



  这个时候我怎麽会给冰奴以仁慈呢,「说下去,完完整整的说。你爲什麽会

败给主人,爲什麽会回到主人身边,说原因,快说!」



  「我说!我说!因爲……因爲冰奴……冰奴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因爲胸大

有罪,胸大有罪!」



  这大奶母狗的声音近乎喊了,像是在给谁发洩情绪一样。呵呵,你要是早一

点认识到这两点,怎麽会落到今天的地步。不过我倒是很满意,因爲我听到了最

想要听的八个字。



  「很好,石冰兰。既然你自愿爲奴,那就把这些东西自己戴上吧,戴上以后

爬到我脚下跪着。」



  我指了指放在冰奴身边的一个大黑箱子,那?面的东西全都是爲了迎接冰奴

回来而特意準备的。冰奴满心疑惑的走过去,打开一看,又说出了她不该说的话,

看来她从没见过这些刑具。



  「主……主人,这些都是什麽,冰奴是不是又做错了什麽,所以才……」



  我站起身,从椅子上走下来,在箱子?找到了两个圆环状的金属圈和一条铁

链,拿在手上向她走了过去。



  「我叫你戴上这些而你没有戴,现在主人要亲自爲你上刑了,这是你自己没

有抓住机会。」



  我的声音很低沈,也很阴冷,因爲我马上就要让这大奶母狗知道违背我的命

令将会面临什麽了。



  冰奴见我手拿刑具,脸庞阴沈,显然是害怕了。她开始本能的大叫,一丝不

挂的房间?跑来跑去,爲了躲避我的步伐,她甚至準备逃离这个房间。我像一个

耐心的猎人,任这美豔的猎物四处乱跑,惊声尖叫,直到她累得气喘吁吁,跑不

动了,才将她绊倒在地,然后拖到了榻榻米上。



  「咔哒」一声,我打开了一个圆环形的金属圈,然后将它套在了冰奴的左乳

乳根上,右乳也如法炮制。冰奴看起来被这乳圈箍的极痛,脸上的表情苦闷极了

了。不过,她那两颗肉球却也因此而显得更滚圆。



  冰奴一定以爲这就是我对她的刑罚了,真是个愚蠢的女奴。我从西裤口袋?

摸出一个小型遥控器,轻轻地按了一下按钮。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冰奴面露痛苦

之色,不由自主地伸手捧胸,紧紧按住了双乳,开始原地打滚起来。



  这是电击的威力!而通电的来源,正是我刚才爲冰奴戴上的「乳环」。呵呵,

这才只是刚刚开始,我笑得声音更高了,这一次,我加大了电流,加长了时间,

足足五秒锺。



  只听「辟啪」的轻微声响传来,这大奶母狗胸前赫然闪耀出了些许的火星,

令她全身控制不住的痉挛起来,护胸的手臂也被一股无形力量给弹开了。



  「现在愿意自己给自己戴上了吗?」



  「愿……愿意……冰奴……愿意……求求主人了……不要再……不要再……」



  我把电流又调到了一档,对于冰奴这样低贱卑微的性奴隶,只有惩罚能让她

学会规矩,而且惩罚永远不够。只听「辟?啪啦」、「辟?啪啦」的声音如爆米

花般接连响起,冰奴容色惨变,胸前不断闪耀出火星。



  我按下了关闭,乳刑告一段落,「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冰奴如遇大恩,连滚带爬的抱紧我的大腿,用近乎乞求般的语气对我说:

「冰奴……冰奴要毫不犹豫的执行主人的命令,不能犹豫……」



  我蹲下来,抚摸着冰奴被勒扁的乳跟,使劲一压,她又大叫一声,眼都快流

下来了。这大奶母狗真是傻得叫人直想笑,乳刑才只是个开始而已,后面她要经

曆的酷刑,还多得多呢。



  我终于放过了冰奴的大奶子,轻抚着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看来电一电你

的小脑瓜还是有点用嘛!好啦,快去把那些东西给自己戴上吧!」



  冰奴没有立刻就去,而是眼巴巴的望着我,我知道她的意思,怎麽会给她留

下幻觉,「你奶子上戴的东西可是主人送给你的礼物。以后你要是不乖了,它就

会发出电来教会你规矩,知道吗?」



  她绝望了。我看着冰奴一件件取出了大黑箱子?面的东西,铁项圈,铁腰圈,

铁脚铐,还有连接这些东西的铁链。她一言不发的将铁项圈打开,扣在了脖子上,

尺寸刚刚好,不会宽松到好像没有戴,也不会紧到吃不下饭。剩下的东西她也戴

上了,然后再用铁链把它们连接起来。



  三分锺后,一个浑身镣铐的女奴站在了我的面前。



  她的脖颈上套着一个铁质项圈,一条铁链一头连接着项圈,一头向下垂挂过

两个乳环之间的位置,和冰奴腰间的铁腰圈连在一起。这条铁链继续往下,在与

她膝盖齐平的高度一分爲二,分别连接在她左右脚腕上锁着的脚铐的铁箍上。



  我没有给冰奴準备手铐和手链,这是恩赐,「以后这些东西你天天都要戴着,

不分昼夜,它们可以提醒你自己的身份。」



  我能看得出来,冰奴很想擡起脚来,但她擡不起来的。这些东西的总重量超

过三十斤,可以很好的限制她的行爲,教会她性奴是怎样走路,怎样爬行,这是

她姐姐全都学过一遍的东西。



  我又从衣服?掏出一条铁链,铁链上有个鈎子,我把鈎子勾在了铁质项圈的

一个圆环上,使劲一拉,冰奴再也站不住了,冰奴立时倒地,费了半天劲才勉强

爬起来,但这回不用我提醒她也跪着了,因爲跪着要比站着轻松。



  就像一个主人在宣誓自己的所有权一样,奴隶宣誓是主人对性奴隶主权的宣

誓,而不是性奴隶的宣誓。我拉着铁链,坐回了椅子上。冰奴不得不跪在我的脚

下,链子虽然很长,但我刻意把多余的部分都甩在了后面,留下只够她跪着吻到

我的双脚的距离。



  「石冰兰,你自愿爲奴,我接受你的志愿。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叫冰奴,

我是你的主人,你所有的一切都需要我的许可,在我的命令下进行。现在,你可

以亲吻我的脚掌了。」



  我的声音被摄像机完整的录了下来,也把冰奴双膝跪地,弯腰高高翘起屁股,

用嘴亲吻我脚掌的动作忠实记录了下来,这将成爲伟大曆史的一部分,这将是冰

奴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我松开了铁链,一直被紧绷的冰奴一下失了方寸,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在

她倒地的旁边,放了一个火盆,?面正在燃烧的是她的警服,还有她所有的衣服

和鞋子,她过去的人生已经结束了,不再需要这些东西了。



  「冰奴,从今往后你再也不是石冰兰了,这就是你的命,哈哈哈哈!」



  我的笑声一直很嘶哑,因爲那让我觉得很强大,而事实上我也的确很强大,

金钱,权力,女人,这三样东西我都有。奴隶宣誓结束了,所有的过程都被记录

了下来,以供多年之后用来回忆和怀念。



  从今天起,这个叫石冰兰的女人将永远是我的性奴隶,我将永远是她的主人,

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主人!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